笔趣阁 > 总裁,我要离婚 > 惊蛰·368 怎么会变成这样

惊蛰·368 怎么会变成这样

        顾允儿的尖叫声夹杂着别墅外轰隆的电闪雷鸣显得尤为凄厉,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惊骇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容妈下意识?#32435;?#25163;却还是已经来不及了,她的瞳孔几乎要缩紧成缝,手维持着伸出的动作不停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谢青鸽?#32435;?#20307;不受控制的在几十级木质台阶翻滚着,沉闷?#32435;?#21709;伴随着疼痛席卷全身,她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,待到一切静止下来,原本整齐梳在脑后的发髻早已经凌乱散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!?#32503;质?#22799;率先挣脱了顾泽恺的怀抱向着谢青鸽的方向跑去,顾允儿还未曾从之前的打击?#35874;?#36807;神来,她毕竟还年轻,?#28216;?#32463;历过这?#36136;?#24773;,此时蹲在地上捂着嘴呜呜的大哭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谢青鸽侧趴在地?#26174;?#20102;过去,?#36136;?#22799;虽然是最早跑到她身边的,可因为不知道谢青鸽摔下楼时身上有没有更严重?#32435;?#21183;,所以不敢轻易的挪动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奶奶年事已高,从那么高的地?#38454;?#33853;,要是控制不好,会造成二次伤害!

        “青鸽!青鸽!打电话叫?#28982;?#36710;!?#28982;?#36710;……”顾弘文却像是猛然间惊醒了过来,他?#24590;?#30528;?#25386;?#26469;?#21483;?#38738;鸽身旁,半跪在冰凉的地板上,拐杖早就被他仓皇扔到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跪在地上的秦管?#19968;?#24352;站起向着家里的座机跑去,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顾不得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,唯有顾泽恺还站在原地,他的?#25104;?#38750;常不好,似乎想说什么喉结上下滚动着!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”顾弘?#32435;?#21713;?#32435;?#38899;响彻其他人耳边,可又有谁能给出答案?

        ***************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此时早已经过了医生们上班的时间,可因着重要病患入院的关系,原本在家休息的医生全都被重新叫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心有不满,可对方?#32435;?#20221;是他们得罪?#40644;?#30340;。

        医院走廊里静?#37027;?#30340;,消毒药水的味道着实令人作呕,好好的一顿?#24050;?#20197;这样的结尾告终,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,顾弘文佝偻着坐在长椅上,浑浊的眼球毫无神采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?#26412;?#23460;里躺着的是他这辈子的伴儿,就算当初他们两?#35828;?#32467;合是利益联姻,可这几十年来两人风风雨雨的渡过,他早就认定了她!

        ?#36136;?#22799;从走廊的尽头走了过来,她刚刚打过电话给家里请阿姨今晚暂时住下照顾小黄豆,奶奶这一跤摔实在不轻,?#31508;?#34987;?#28982;?#36710;送来的时候整个人呈现重?#28982;?#36855;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允儿蹲在墙角,她怎么也想?#24187;?#30333;为什么当年大哥的绑架案会跟爷爷有关系,更想?#24187;?#30333;为何好好的一个家在一夜的时间就要濒临破散,他们不是一家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是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依靠吗?

        顾泽恺倚靠着医院雪白的墙壁,深色的?#32435;乐?#30385;巴巴的贴在身上,似乎听到了?#36136;?#22799;的?#25386;?#22768;,他略显麻木的抬起头来,倨傲的下?#30171;?#20882;出湛清的胡渣,唇紧抿成一条缝隙。13acv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?#36136;?#22799;面对元霑的凛冽不见分毫,刻意?#21589;?#20102;步子走到顾泽恺?#32435;?#36793;,贴墙而站挽着他绷紧的手臂,柔软的手指在他粗糙的手?#25104;?#21010;过,那深浅不一?#32435;?#30165;惹得她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保镖们表情严肃的守在走廊不远处,顾家现在已经是风雨飘零,不能够再有任何的?#22909;?#25253;道,这就是他们此时存在这里的意义,半点消息都不能够走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着之前跟随医护人员将谢青鸽送上车,外面的大雨滂沱将每个人身上都浇湿,春天衣服本就是稍显厚重的,被雨水打湿贴合在身上更为难受,清冷的医院走廊有穿堂风而过,顾允儿冷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在?#21364;?#20013;过的特别慢,?#26412;?#23460;的灯突?#24187;?#20102;,见到这一幕的顾弘文几乎是同时的站起身来,大门敞开的瞬间面无血色的谢青鸽从里面被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边摘着口罩表情疲惫的刚一走出,便?#36824;?#23478;的人团团围住,虽然做过无数次手术见过太多病人家属,可还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医生,我奶奶情况怎么样?”顾泽恺语带锋利,面无表情的开口,却让医生压力?#23545;觥?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对,我奶奶到?#23376;?#27809;有事?医生你快说话啊!”顾允儿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,茫然的符合着大哥。允的别外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的情绪先不要这么激动,病人经过抢救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的话音刚一落下,顾允儿大大的?#38378;?#21475;气,眼眶里紧跟着涌出泪。

        ?#23433;还?#21307;生紧跟着又开了口,轻易让刚刚?#38378;?#21475;气的几人又再度绷紧神经,顾泽恺的高大身形?#28193;?#22312;走廊墙壁上,泛着冷。

        ?#23433;还?#20160;么?”顾弘文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聚在?#40644;穡?#28459;长的?#21364;?#19982;煎熬他都忍受过来了,可惟独结果让他莫名的心慌与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?#23433;还?#24739;者从高处摔伤造成颈椎骨折,有可能会压迫神经,再加上病?#35828;?#24180;龄偏大,我们不排除会造成截瘫的可能!”医生的话说的很委婉,可就算是如此还是令顾弘文苍白了脸,尽管心里早已经有了?#24613;福?#24403;亲耳听到医生的话时,他全身的气力全部抽离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泽恺深邃的黑眸缓缓闭上,坚实的背脊抵靠在冰凉墙壁,可是瞬间过后却猛地迈向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?#23433;还?#20184;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治好她!我要我奶奶健健康康的活着!”顾泽恺的手劲太大,甚至要将医生的手?#24708;?#30862;似的,眼底的猩红与凶狠震慑着对方,顾泽恺甚至?#34892;?#30127;狂了起来,?#36136;?#22799;见此情形赶忙拉住他,一波未平一波?#21046;穡?#22902;奶会出事是谁都预想不到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医生,我们现在可以进去?#32431;?#22905;吗??#26412;?#36807;之前的打击,顾弘文已经苍老了太多,就连声音都没有了往日的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自然是可以的,虽然我刚才说可能会有截瘫的危险,但是一切都还要等到患者苏醒过来进行更全面的检查来下定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临走之前说的这句安慰话,却丝毫没有这家?#35828;?#24515;里好受半分,神情个个悲伤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允儿是率先反身走向病房的,她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推开病房门,一脸苍白的谢青鸽安静的躺在病床上,年老的样貌更显皮肤?#27801;冢?#33647;效还?#36824;?#22905;还没有清醒过来,就那样躺着,并不能够预?#31995;阶?#24049;睁开眼睛后会面临怎样的境况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泽恺在顾弘文之后想要进到病房里,可还没?#20154;?#36367;进去,在他之前的顾弘文却猛然间的转过头来怒视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满意了?你奶奶现在被你害的躺在这里你满意了是不是?她不需要你看,滚!”顾弘文眯着眼睛,他将发生在谢青鸽身上的一切都归咎于顾泽恺,从医生开口说自己的老伴儿有可能会截瘫的瞬间,那种?#32431;?#19982;恐惧令顾弘文的心扭曲!

        当着顾泽恺的面,顾弘文没有丝毫理智的将门摔上,只听到巨大的砰的一声,门板在顾泽恺鼻前几公分处被狠狠关严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泽恺没有说话,安静的走廊里只有?#36136;?#22799;陪在他身边,窗户外面漆黑如墨的夜依旧暴雨狂风,而他的表情漠然,叫人看不懂顾泽恺内心所想,伟岸?#32435;?#24418;被走廊里的白炽灯拉的悠长,?#36136;?#22799;蹙着?#22841;?#20957;视着他的背影,手指缓缓落于他的肩膀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?#38534;!?#27801;哑疲惫?#32435;?#38899;响起,令?#36136;?#22799;的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顾泽恺霍然的转过身,他刻意的低着头,额前墨黑的发将他眼底的情绪彻底遮挡,涔薄的唇抿成一线,急促又迅速的向着走廊的尽头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?#36136;?#22799;的手依旧维持着刚才的姿势,外面的电闪雷鸣让刚萌芽的树枝胡乱的碰?#19981;?#21160;,顾泽恺孤零零的背影,在她的瞳孔里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知道,他是?#38553;?#19981;会抛下自己先走的,在受到了顾弘文?#21069;?#30340;对待后,顾泽恺?#36824;?#26159;想要冷静下,她明白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走廊里传来了另外一阵?#25386;?#22768;,?#36136;?#22799;看着秦管家手里捧着那个熟悉的锦盒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进来,尽管外面的风雨很大,可秦管家手里的盒子却未曾淋到半丝的雨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老爷在临来医院之前让我带来的。”秦管家嗓音?#33073;疲?#24773;绪也还?#21019;?#20043;前的争执里?#25351;礎?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将锦盒打开,里面装着的果然是那三块玉佛的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让我还给你们,你带回去吧。”秦管家的话音落下,?#36136;?#22799;讽笑出声,她的视线缓缓移向紧阖的病房门板,表情微冷。

        ?#36824;?#22905;也什么话都没有说,只是伸出手将锦盒的盖子重新盖上,从秦管家的手里接过碎成三段的玉佛,她说不清当自己现如今心里是怎样的滋味,突然之间心却痛了,替顾泽恺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发生在她家里的?#20999;?#20260;害是?#34892;?#30340;,发生在顾泽恺身上?#32435;?#23475;却是无形的,更何况在顾弘文的眼中,他伤害自己的孙子,好似是再理所当然?#36824;?#30340;一件?#38534;?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抱歉抱歉,第一更更新晚了,因为从早晨就来新家这边弄墙绘的事情,?#24352;?#21040;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一大家放假,大央也不闲着,呜呜最近要搬家~~废话不多说了,大央继续码字去(废话不算收费内哟)

        (cqs!

  (http://www.06734388.com/book_38875/15703950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0673438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.com
西甲转播表18粤语
118心水论坛改为115 3d福彩近十期开机号试机号 11选5分析 腾讯分分彩万为最新漏洞 如何在牌九上做记号 极速十一选五是谁开的 欢乐斗地主登录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图 今日马后炮解太湖字谜 p62开奖结果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 选号为何不选7 河南11选5走势图百度乐彩 官方一尾中特网站 大乐透60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