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镇天棺 > 第四百九十九章道门护法

第四百九十九章道门护法

  回到清河镇,?#20197;?#19968;次把买来的礼物散发出去,该给的都有,不该给的?#31449;?#26159;没有,此举受到了乡亲们的一致好评。

  因为在刘家村,只有我保持着每年过年都给乡亲们送礼,并且礼物越来越贵重,其余也有人学着我送了一年,发现开销太大了就没跟着了,撑不起。

  当天没有开火,是在别人家里吃的,?#31449;?#26159;有人询问我在做什么,到底发了多大的财,这么?#26143;?br />
  话当?#30343;?#19981;能说真话,我也没有跟他们说仔细的,而是告诉那些跃跃欲试,双眼充满希望的年轻人,告诉他们,多出去走走,多看看新闻,了解一下这个社会,商机都是存于生活中的,只要你勤劳?#32454;桑?#19981;会偷奸耍滑,大富大贵不敢保证,但是温饱小康绝对没有问题,在清河镇这个地方,也足以过得比大部分人更好了。

  我依旧是婉拒了他们留我过年的请求,去了一趟宣谷镇,看望谷家,送上一份礼物,谷家这么些年是越来越红火了,勤劳本分的谷家汉子们在外受到很多老板的欢迎,自然也是受到了丰厚的回报,谷家的老房子已经被拆了三分之一了,换上了新房子,剩下的估计?#19981;?#22312;一两年之内换掉,谷家之?#36865;?#21457;达,指日可待。

  谷老太太自?#30343;?#26368;高?#35828;模?#23376;孙满堂不说,现在日子又越来越好了,整天都是满面春风的样子,但即使是这样,也?#20599;?#19981;住岁月的侵蚀,谷老太太看起来更加的衰老了,身体看起来不再硬?#21097;?#25105;忍不住看了一下她的面相,心中一颤,也是没几年了。

  这个事情谷老太太应该是自己知道,?#36824;?#22905;没有担心,她的心?#21507;?#24050;看破了生死,缝尸术也教给谷小米了,接下来只需要她勤加练习就行了,她已经没有什么执念了。

  而谷小米这一?#25105;?#22791;受瞩目,甚至还引起一些争议,原因就是这一年谷小米通过用缝尸术的本事赚到她这一年开销的钱,这可?#30343;?#23567;数目,比很多谷?#39029;?#24180;人一年赚的钱都多,即使是自家人?#19981;?#26377;意见。

  所以谷家希望的是谷老太太能够将缝尸术发扬光大,起码其余的谷家人可以学,?#36824;?#36825;也和祖训?#34892;?#36829;背,因为谷家祖训之中有说,缝尸术只能一代传一人,而且还是传女传媳不传男的,至于为什么,应该是他们内部有所规矩,而现在是要破除这个祖训了。

  所以谷小米自?#30343;?#25104;了风口浪尖了,现在谷家不少人都支持此事,但谷老太太还没表态,谷小米私下里问我要怎?#31383;臁?br />
  这一点我没有回答,我毕竟?#30343;?#35895;家的人,没有资格替谷小米做这个决定,所以?#30343;?#35753;她自己处理。

  在谷?#39029;?#23436;午饭,我就离开了,天黑的时候,来到了道观的山下,经过这一年的发展,道观山下的医院声名远播,比年初热闹了不知道多少倍,据说其名气已经出现在魔都那种大城市了,不少原本已经绝望的人们纷纷慕名而来。

  这是好事,可唯一不好的就是医院里的死气怨气再一?#25991;?#32858;起来,虽然他们之前听?#28216;?#30340;意见,花了大价钱改造了医院的风水,疏导怨气死气,可现在依旧是太多这些?#22909;?#27668;息了,因为来的人太多了,已经疏导不开了。

  就跟那些水坝什么的一样,平时倒是很好用,可大洪水来的时候,照样得塌,因为这已经超过其作用的最大值了。

  大年三十的深夜,医院之中依旧是有痛苦的哀嚎以及伤心的哭泣声隐隐传来,那都是绝症病人以及家属的声音,道恒的徒弟医术虽高,但也?#30343;?#19975;能的,照样每天都有人在医院里死去。

  听见那些渗?#35828;?#22768;音,我没有停留,我知道我留下来也没用,生老病死,天道循环,非人力所能篡改,留下来除了徒增悲戚之感,没有任何的益处。

  上了山,道观里的人都还在守夜,等到凌晨十分,跨年之?#20445;?#20182;们还?#20204;?#38047;祷告,自然有一番事情要做,这都是规矩,谁也不会不遵守。

  刘老道和道恒依旧是没有睡觉,在喝茶论道,这一年刘老道虽然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羊城呆着养?#24076;?#21487;并没有和社会脱节,反倒是感悟颇多,此时正和道恒坐而论道,而?#23016;?#20852;很高,两人?#37027;?#37117;很不错。

  “过来,我瞧瞧,你身体有没有什么隐患”

  “哪有什么隐患,今年?#30343;?#20040;事情”

  我嘟囔一句,但道恒有话说,我当?#30343;?#29031;做了,就走过去了。

  “很好,?#30343;?#23601;好,这些年你受伤不少,仗着年轻自?#30343;敲皇拢?#21487;要是落下了病根和暗伤就不好了”

  “之前洗筋伐髓?#30343;?#37117;好了吗”

  “洗筋伐髓?#30343;?#19975;能的,要是受到不可逆的伤势,照样会留下隐患”

  “明白了,我会小心的”

  “你师傅跟我说了,明年,你的敌人依旧是那些,?#30343;?#20040;变动,你有什么想法”

  “想法,没有啊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”

  “放屁,你师傅都说了,你现在连叶雨欣都打?#36824;?#20102;,你还想人不犯我呢”

  “啊,师叔,你可以不要听我师傅胡说,什?#21019;蠆还?#22905;,怎么可能,我?#20154;?#21385;害好吧”

  我急忙说道,要不要这么小看人,上一次我虽然吃?#35828;?#20111;,可叶雨欣更惨好吧,要?#30343;?#36824;有同党在,一对一单挑,叶雨欣?#30343;?#25105;的对手。

  当然,不可否?#24076;?#21494;雨?#26391;?#21147;增长极快,速度已经超过我了,明年,或者是说下一次见面?#20445;?#22905;会更厉害的。

  “死鸭子嘴硬,真要是吃大亏了,还得来及?”

  “师叔,这个意思是,您老有办法?”

  “小兔崽子,知道要好处了都用您老了”

  “嘻嘻,师叔是好人嘛,我尊敬师叔可是放在心里的,可?#30343;亲?#19978;说说的”

  “滚蛋,你小子真的越来越油嘴滑舌了,刘老头,你教的好徒弟啊”

  “别扯我,人?#39029;?#33152;硬了,早就不听我这糟老头子的话了,你要是要,送你当徒弟了”

  “呸,不要”

  两人一捧一哏,随?#21019;?#31505;了起来,嬉笑怒骂,很随意了。

  “刘金洋,你师叔我呢,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我能做的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把我道观的不传之秘给你,你可敢要?”

  “师叔···”

  道恒一说话,我顿?#26412;?#21628;一声,道恒的不传之秘,可是道观的最高秘密,绝大部分来说,非掌门或者特殊功劳者不可看,传给我这个外人,真的吗?

  “?#24525;?#25105;说完,这是一卷雷法秘术,传自龙虎山,先代祖师在这创立斗(第三声)天宫之后为历代掌门长老修习,原本是有八卷秘笈的,后来因为种种原因,散失很多,又经过多年的修补,才成了这么一卷。

  数十年前,斗天宫传人?#30343;?#19979;我一人,?#27492;?#25165;保住了这?#24187;?#26415;,金洋,我也老了,道观里的场景你也知道,人才不继,要是贸然修习这门秘术,非福是祸,所以我并没有传给他们”

  道恒叹口气说道,现在的道观其实并?#30343;?#20197;前的道观,以前的道人早已?#37070;?#27526;尽,或者出山还俗了,只有他一个人才是正?#22330;?br />
  现在道观里的人都是他这些年?#31456;?#30340;,这些人不喜争斗,对于那些降妖除魔的道法不?#34892;?#36259;,反倒是?#19981;?#19968;些道家理论和医术之类的东西,所以道恒并没有把这个秘法传下去,怕成为他们手上的祸患。

  “师叔的意思我懂,刘金洋?#30343;?#29436;心狗肺之人,师叔但凡有所差谴,刘金洋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”

  我立马郑重的说道,刘老道跟我说过,道恒对我这么好,除了和他有过命的交情之外,还存着一份心思,那就是想让我在道恒死后帮着照看道观,这是一份香火情,所以这时候,该是谈条件的时候了,只要?#30343;?#36807;分的,我都能接受,并且依旧是感激道恒。

  “好话就不用说了,让你改头?#24187;?#21152;入斗天宫你也不?#24076;?#25152;以,你就当一个护法长老吧,如果你愿意,明天我就会当众宣布”

  “当然愿意,即使是没有这一卷秘法,刘金洋也不会拒绝,师叔这些年对刘金洋的恩情,刘金洋铭记心?#23567;?br />
  “好,好···”

  道恒顿时大笑了起来,感?#25104;?#24944;,他年岁已?#24076;?#36947;观之中其余长老又?#36824;?#20107;,清静无为,门下弟子又没个能撑门面的,他死后道观必定会有一番风波,如果有人护着,那就好多了。

  道恒话音?#31456;洌?#23601;从身边拿出一卷古籍来,放在我面前,让我拿去背熟,过年这?#38382;?#38388;,他?#19981;?#20146;?#36234;?#23548;我,争取在下山之前,让我踏入门槛,可以最快的形成战斗力。

  第二天一早,斗天宫新年第一场早课结束,在香众前来上香之前,道恒跟众人宣布了这?#30343;?#24773;,道观其余道人基本上没意见。

  对于我,他们并不陌生,我和道观里的人相处也很愉快,有人愿意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,自?#30343;?#19981;会反对,对他们来说并?#30343;?#26377;什?#21019;?#30340;损失。

  见到无人反对,道恒也是很高?#32781;?#24403;天就请了不少人来,正式将我纳入斗天宫的体系之中,成为护法长?#24076;?#24182;且写清楚了一系列的权利与义务,然后请人公正,并且上报道教协会。

  这么做,以后有什么事情,我要出手干预道观的事情就有了法理上的支持了,不会被人一句话怼回来,道恒显?#30343;?#39044;料了什么事情,从此,我也多了一个道门护法的身份。

  (http://www.06734388.com/book_88992/26113863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06734388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.com
西甲转播表18粤语
15选5中3个多少钱 一朝一夕单双中特 中国福利彩票3d游戏 湖北快3网上投注 赌神二肖中特 辽宁快乐12任选基本走 京东彩票合法吗 江苏11选5什么时候开始 黑龙江p62开奖第46期 公开必中单双中特 @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江西快3昨天开奖结果 组选774 红球尾数分布图南方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